建安时评:“锦绣安徽 迎客天下” 家乡•家香

浏览量:51 亳州视听网 >> 新闻中心 > 我要说 > 发布时间:2017年04月17日 来源:亳州广播电视台
记得多年前,我曾为家乡写过一篇文章,名为《尴尬的故乡》。当时年少,只觉得,我的家乡亳州,既没有南方的氤氲婉约,也没有北方的空阔高远,没山没海真是个尴尬的地方。后来去外地读书、工作,在一步步跋涉中,家乡渐行渐远,可午夜梦回时却一遍又一遍地忆起故乡的街角、小巷、河堤、回廊……那一刻,我才终于意识到,所谓家乡,就是那个无论你走多远、过多久都不会遗忘的地方,那种渗入血脉、深入骨髓的味道,那种无可替代的美好,才是家香!
毕业后,在异乡经历了一番扑腾滚打,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思乡之情,任它将我带回了故乡。可是才离开短短数年,我的家乡亳州仿佛完全变了一个样,过去的泥泞小路变成柏油路宽阔平坦,过去的破屋矮房变成了新区高楼幢幢,过去的涡河沿岸垃圾飘荡,如今鸟语花香灯火辉煌。老家五马的桃花又开了,只是桃树早已变成桃林,那绵延的粉红色让我恍惚以为自己还在梦里,听说还有十九里的梨花、蒙城的荷花、十河镇的万亩芍花……一处比一处漂亮,我的家乡竟不知不觉变成了花的海洋。
在花香氤氲中,我又走到了旧时街巷,在城市的幽僻处,一条条小巷纵横成趣、错落有致,曾是我和小伙伴们最爱游逛的地方,如今一座座古色古香的仿古建筑分布在小巷两旁,如同一幅幅典雅恬淡的风景,俯首低眉诉说着古老的故事。我用目光拂过一块块门匾、一户户窗棂,在青石灰瓦间找寻儿时的记忆。打铜巷,一位老工匠在午后专注地敲敲打打,废旧铜片在一片叮当声中变成勺子、铜壶,还是那样精致神奇。白布大街,顺昌杂货店的糕点还是琳琅满目地摆满柜台,绿豆糕的味道,一如儿时香甜软糯。问礼巷、黉学巷、筢子巷、帽铺街……每一条巷子、每一处转角都有一个温暖的回忆,一步步、一声声叩开我的心门,将那个记忆中熟悉的家乡再度推进我的怀里。
我一时心潮澎湃,各种情绪纷涌而至,有怀念、有感慨、有失落、亦有欣喜,突然想找一个小店,喝上几盅老家的酒,任各种思绪在酒香中酿成一个美梦,从此不复醒。可惜我不是陈传,亦不是杜康,我只能在微醺中,细品家乡的味道。千年古井、百年窖藏,世代相传的酿酒工艺,才有了这闻名遐迩的酒香。记得儿时,最爱看爷爷饮酒,过年过节,他一举杯,全家便开始动筷,那一道道美味才能吞进嘴里;有朋自远方来,他要饮酒,酒逢知己千杯少,多年不见的朋友,难免有些陌生和隔阂,可三杯酒一下肚立刻消弭,只余亲密开怀;独自一人的时候,他也爱饮酒,还边喝边唱“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”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……瞬间从农人变成了诗人。都说亳州的麻雀也能喝三两,作为一个地道的亳州人,我却不善饮,真是辜负了酒乡的盛名。但不善饮亦有不善饮的好处,不用浪费太多美酒,空气中弥漫的酒香就能让我微醺,昏昏然只记得这是家的味道。
花香、酒香、小吃香……如果非要用一种香味来定位我的家乡,一定是药香。作为四大药都之首,亳州的中药文化源远流长,亳州的中药材远供他乡。我是听着华佗的故事长大的,也曾想做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,可惜没有天赋。但这并不影响,我爱上亳州的药香。小时候,每逢芍花盛开,就和小伙伴们携手去田间地头采花,丝毫不用担心会有药农来赶,他们巴不得我们多摘些,好让地下的根茎长大。长大后,每有病痛,就会按照医嘱抓些中药,熬成汤,老老实实喝上几次,很快便能痊愈,比西药的副作用要小得多。药材给了我快乐,亦给了我健康,让我怎能不爱呢?
路长,长不过思念,天远,远不过目光。家乡、家香,走遍千山万水也没有比家更温暖的地方。我决定不再出发,就留在这个我深深眷恋的地方,参与它的每一次变化,为它的美丽添砖加瓦,把家香传扬,让亳州的名字响彻四方。
作者:郭彦
 
  • 分享到
0

网友评论

正在努力加载中...

相关新闻
    相关视频

      皖ICP备09008077号 皖网宣备100008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(AVSP):皖备2015003号 公安备案号:34160202000086
      举报电话:0558-5556060 举报邮件:zsbz5556060@163.com 新闻热线:0558-5523678
      亳州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电话:0558-5582589 邮箱:bozhouwxjb@163.com
      地址:安徽省亳州交通路126号 邮政编码:236800 亳州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